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紅塵仙-99、星斗法陣起

一品紅塵仙
小說推薦一品紅塵仙一品红尘仙
虽然落月皇帝知道忍辱负重,可事实注定了他的无用之功。
皇宫
西门
“给我冲。”看着城墙上几十名浑身冷冽,气势磅礴的皇家禁军,西门统领深吸口气向前一挥手,大声开口。
“杀!”顿时,那一百名半步武宗叛军便几个跳跃冲上城楼。
“兄弟们,捍卫我落月之威尽诛贼寇!”看着不断登上城墙上的叛军,一半步武尊的禁军统领拔出腰间长剑,满脸激动的大吼一声,随之挥剑杀了上去。
“诛贼寇,扬国威!”剩下三十九名半步武尊强者纷纷拔出腰间长剑,满脸激动的冲了上去。
北门
“兄弟们冲啊!”北门叛军统领拔出腰间长剑,对着那巍峨高耸的北宫门,率先杀了上去。
“杀!”随着北门统领身先士卒,一批大陆之巅的强者对决正式拉开了帷幕。
……
战火蔓延,杀戮持续。
无数半步武尊引恨当场,无数半步武尊血溅七步,不过他们都没有丝毫退缩,更没有丝毫惧意。
战斗打到这个份上,拼的已经不是人数了,而是彼此之间的信仰!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
转眼过去了半个时辰
皇宫
东门
经过半个时辰的激烈对战,敌军终于狼狈的退去。
望着敌军首尾不得相顾的狼狈身影,城墙上的守军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经过这场对决,城门楼上的皇家守军阵亡八十重伤二十,而进攻的叛军死伤十万,武宗损失过半。
从理论上看,守军胜了!
可从实际情况上看,叛军赢了。
毕竟叛军不过折损十万人,还有十万有生力量!
而守军,哪怕清一色都是半步武尊的大高手,却奈何人数有限。
就拿方才折损的上百名半步武尊守军来说,如果这个战斗损失出现在叛军阵营并不算什么,可要是出现在守军身上,对本就孤立无援的守军来说无疑是最致命的打击。
半空
看着东门的这一幕,落月皇帝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可无论他怎么祈求,月灵都没有丝毫回应,只是呆呆地看着头顶的夜空。
这让他既愤怒又无奈。
……
皇宫
东宫门,城墙上
经过一番惨烈的血战,此刻城墙上烽烟四起,残缺不全的尸体随处都是,花花绿绿的内脏参合鲜红的血液肆意的洒落在地上,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闷热的腥味令人作呕。
俨然一副人间炼狱的场景。
此情此景,如果普通人看到了肯定会吓的六神无主肝胆俱裂。
不过这些城防守军就不会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过来的!
对于他们来说,没什么比残缺不全的尸体,温腥的味道更有吸引力了。
城墙边
暮王浑身浴血,伤口无数,看起就像一个被千刀万剐的破布娃娃,很是狼狈。
不过虽然浑身没有一处好地方,但他的一双眼睛却闪烁着精光,给人一种锐不可挡的错觉。
“你等在这里好生修整,过一会他们便会卷土从来……”暮王看着守军淡淡的开口,不过看他说完还欲言又止的模样,明显还有后话,只不过众守军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
……
威 漫
“没想到只是一波防守,就死伤大半!”清点了一下守军伤亡情况,暮王忍不住半跪地上,面色说不出的颓废,眼中满是不安。
从方才的交锋上,他所带过来的一百九十名半步武尊直接阵亡百名,就连剩下的九十名半步武尊都基本半残,而敌军却只是部队损失过半,那些半步武尊却根本没死多少,这等可怕的比例简直令人绝望。
“看来,终究要走那一步啊!”想到这,暮王缓缓的抬头,望着繁星璀璨的夜空,目光一闪,紧接着忽然笑了!
笑的很畅快,笑的很狂妄,笑的很疯狂。
“不过怎么才九十颗星星?”可过了一会儿,他就笑不出来。
因为星星还差10颗。
“看来只能拿人填了。”暮王见此一幕,面色一白,眼底深处闪过一道浓浓的畏惧。
“也许不到一百颗星星也行!”暮王自我安慰的想着,随即收拾好心情,缓缓的走到众守军面前,满是威严的连续指出九个守军,冷声道“你!你!你!还有你,站出来!”
“是!”被叫的守军应声出列,自觉站成一排,整齐划一,虽然状态不是很好,但精气神十足。
“你们随我来。”暮王看着眼前九人,面无表情的开口。
九人点点头,随即几人便下了城墙
城墙下
看了一眼巍峨的城墙,暮王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不过紧接着便被决绝覆盖。
神 級 升級 系統
看着眼前一个个忠诚的身影,暮王指着某处墙边,命令道“尔等立刻在那里,分八方位置坐好。”
“是!”众半步武尊齐声开口,随之便按照暮王的意思一一坐好。
“待会你等只需不停释放真元即可。”幕王缓缓的开口,随之一挥手,在九人身侧留下十颗圣归元丹,说道“此乃三品圣归元丹,待会尔等切不可珍惜,真元耗尽便使用!”
“明白。”那九人异口同声的开口,气势如虹。
“很好!”暮王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深吸口气,目中精光爆闪的说道“那么,开始吧!”
接下来九人便全力施展真元,顿时九道白色光柱从九人的头顶升起,在半空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八卦盘虚影。
虚影八卦盘疯狂旋转,迅速向夜空射出一道紫色流光。
“咻!”
那流光刚一到空中,便迅速包裹起星辰。
只见其一包二,二包四,四包八……迅速向着周围的星辰漫延。
半空中
看着头顶那紫色流光,月灵一脸诧异之色,满脸好奇的说道“这是什么?”
“星斗法阵!哎,他还是走到这一步了。”落月皇帝望着头顶这一幕,双目一阵失神,却是理都不理月灵
他也看明白了,这月灵除了保护自己人身安全,其他的根本没有插手的意思。
那还尊敬她干嘛?
见落月皇帝无视自己,月灵目光一冷,美眸迅速闪起冰冷的杀机。
……
看着全力施展真元的九名半步武尊,哪怕已经做出了决定,可幕王的心中还是不可避免的升起一丝愧疚。
毕竟,这阵法的最低要求也得百星连珠,如果不够,便会吸收填阵者的生命本源。
可笑的是九人还准备大干一场,建功立业,殊不知他们已经没有明天了。
“九十颗星辰,加上他们定能激活阵法!”暮王看着天上连成一片的星斗,鲜血淋漓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很快,你们便会死在这里!”幻想着待会儿法阵激活后,九人控制强大的星辰之力将所有叛军雷霆镇压的一幕,暮王的眼中迅速闪过一抹快意。
“咻咻咻”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阵法中的九人不知被什么东西牵引,体内的生机迅速消散,转眼间便以皮包骨了。
“怎么这么快!”暮王见状面色大变,紧接着似乎想起什么,一颗心不停的下沉:“难道一定要一百星么……”
如果真的要一百颗星辰才可以,那么,就必须得再派一个半步武尊下来。
真 想 讓 你們 交換 啊 小說
可眼下,九人生机消耗的速度太快了,估计也就几个呼吸他们便会殒命。
如果现在去城墙上派遣,恐怕来不及。
如果坐视不管,巨大的阵法反噬之力会吞没整个皇宫!
为了落月国,为了黎民百姓,为了天下苍生,此刻就只能自己上了。
看着九个瘦的皮包骨,生机几乎断绝的半步武尊,恍惚间暮王似乎有种错觉,好像他们都在看自己,那眼神仿佛再说“就差你了”的意思!
这一发现令他无比愧疚。
“有死者轻于鸿毛,亦有死者重于泰山!我虽不想死但绝不怕死!”属于落月战神独有的骄傲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暮王彻底的震怒,只见他仰头打出一道歇斯底里的呐喊,随后目光一狠,迅速飞到那八卦虚影中央的黑白盘上。
“凝!”暮王归位后运转真元于体表,大喝道。
顿时,暮王整个人光芒万丈,无尽真元于他体表溢出。
“星命!”望着下方的九具骷髅,暮王眼中紫光一闪,挥手打出无数青光,迅速将九名半步武尊失去的生机补充了回来。
虽然九人恢复生机后,外表依旧那副皮包骨的模样,但内里的生机却和方才截然不同。
暮王见此十分满意,淡淡的点点头,随之大吼一声,调动九人的无上真元凝聚于脚下,随之一道粗如水桶的白色光柱,迅速从暮王的头顶脚直入云霄。
这一刻,剧烈的强光将整个上京城照的亮如白昼。
东城外
帅帐里
媚成殤:王爺的暖牀奴 莫棄
因为初战告捷,叛军头领大摆庆功宴,豪气干云的招呼着众将士消灭着一坛又一坛醇美的烈酒。
“这第十碗,预祝相爷起事成功,一统天下!”叛军头领摇晃着站起身,端起桌子上的大碗烈酒,望着众人,涨红着脸无比激动的吼道,随之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干!”众将士见头领如此豪气,自然也不甘落后,纷纷站起身同样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
“痛快!哈哈哈!”叛军头领喝完后,哈哈狂笑着将酒碗摔碎在地上,满脸涨红的吼道:“待会诸君齐心合力,必然一举拿下东门,到时候封侯拜相岂不美哉!”
“封侯拜相!”
“封侯拜相!”
“封侯拜相!”
众将士闻言满脸激动的挥手大吼,一时间,帐篷里的气氛被叛军统领给炒到了巅峰。
可就在这时,帐篷外忽然亮起一道白光。
“奇怪,天怎么这么快就亮了?”叛军头领被帐外突如其来的白光搞的一脸错愕:“似乎才刚刚过亥时啊……”
“报……!”就在这时,一道惊恐万分的声音从外面响起,紧接着一名武宗九重巅峰的士兵满脸慌张的冲进帅帐,连滚带爬的来到叛军头领身边狼狈的趴在地上,满脸惊恐的说道“报,报告将军,外面的星辰似乎出问题了!”
“什么问题……不好!”叛军头领一愣,紧接着他想起什么,满脸慌张的冲出帅帐。
此刻夜空被那白色光柱照的亮如白昼,不过诡异的是,在远处的天空还是处于一片漆黑。
而此处的天幕,在白芒的照耀下,点点金光不时亮起,美丽璀璨,耀眼夺目。
“快!快去!着令全军集合!即刻进攻!”叛军头领看着那点点金光,满脸恐惧的开口。
“是!”那士兵闻言神色一肃,纷纷将酒精逼出体外便开始集结部队。
叛军原身是京基守备军部队,训练有素,再加上此刻都在庆功,自然没有睡觉,因此集合速度非常之快。
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那十万叛军便统一着装,集合完毕。
“立刻进攻!”叛军头领抬头,看着那道逐渐变黄的白色光柱,迅速发起了进攻。
……
“好恐怖的星辰之力!”暮王看着逐渐变金的白色光幕,感受着金幕内那令他都为之心悸的气息,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杀!”
不过就在这时,城外忽然响起一阵喊杀声。
“来了么?”暮王听着这声音,神色一禀,随即控制那金黄光柱,从中分离出无数金色光点将其融入城墙中。
融合了金黄色光点后的城墙,迅速亮起一层淡淡的金光,将整个东宫门都包围在了其中。
也就这一瞬间,所有城墙上的人,无一例外都浑身寒毛倒竖,如坠冰窟。
腹黑总裁霸娇妻 草珊瑚含片
夜空中
“这就是星斗法阵么?!”落月皇帝感受着金光中暗藏的杀机,满脸惊叹之色。
“不过如此。”月灵却是摇摇头不以为意的开口。
在月灵看来,这阵法虽然气势不错,但其他的地方,处处都是漏洞。
“前辈!你说话最好注意一下!否则晚辈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和你同归于尽!”虽然月灵此言并非有心,可听在落月皇帝的耳朵里还是极为刺耳,原本谈笑风生的脸“唰”的一下变的涨红如血,目光喷火的看着月灵恶狠狠道。
“莫名其妙!”月灵闻言只是皱了皱眉头,轻轻碎了一口,便转头不再看落月皇帝了。
毕竟她已经进阶武尊之境了,身份实力不一样,对待弱者的态度也不能和之前一样。
“你!”落月皇帝见月灵扭头干脆不理自己了,更加愤怒了,运起真元就向着身旁的月灵发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