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人王劍尊笔趣-第六十九章 無敵的身姿分享

人王劍尊
小說推薦人王劍尊人王剑尊
风藤简直要怒疯了,“竖子安敢如此猖狂!”
“哼!”虞宸嘴角掀起一抹冷笑,“皓首匹夫!苍髯老贼!安敢在众人之前,妄图栽赃!”
风藤听完,怒气填满胸膛,直要气晕过去,他是怕虞宸跑了,才将魔人身份透露出来,哪想这小子简直巧舌如簧,死不承认,还将自己气得够呛。
“一把年纪了,还跑出来搬弄是非,也不怕不能善终!”虞宸声音冷冽,带着嘲讽。
眼看诸多武者面色犹豫不决,风藤知道这些人都在怀疑自己。
风藤沉声喝道:“我以阵师的名誉保证,这小子绝对在说谎!诸位不要听信他的一面之词,我风家族人曾在此人手下逃得一命,他亲眼见到此人施展噬血魔功吞噬鲜血!”
众人顷刻间便被说动了,阵师、符师、炼器师和炼丹师,被誉为最为高贵最为赚钱的四大职业,在武者之中地位极高,是他们这些散修平常连面都见不到的存在。
而且这些人一向将名誉看得极重,绝不会做有损名誉之事,如此看来,这戴面具小子十有八九就是魔人!
眼见情形如此,虞宸顿感棘手,然而偏偏屋漏又逢雨。
王祈此时忽然声援道:“我相信风藤大师,诸位,刚才你们也看到了南宫家族人的凄惨下场,此人嗜血好杀,残忍无道,施展拳法之时,血气缠身,绝对是魔人无疑!”
“魔人,当诛!”
王祈身后一位狗腿子神情激动,振臂高呼,瞬间带动数百人激昂呐喊。
虞宸脸色顿然阴沉,这下真是百口莫辩了!
所谓众怒难犯,这些人的情绪一旦被调动起来,那就跟洪流一样无法阻止。
该死的王祈!
此仇不报非君子!
超级黄金眼 花间小道
王祈此刻嘴角噙着冷笑,一副胜券在握的傲然,心中实则忌惮不已,虞宸的成长速度太快了,上一次还在他手中差点身死,这才没几天,南宫家族三十多号人便被这小子杀的只剩下十个!
而且此地被阵法威能限制真气外放,修为越高限制越狠,虽然在场武丹境九重不少,但能不能胜过这小子还真难说。
所以虞宸是不是魔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扇动所有人,让这小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眼见着近三百人呜呜泱泱逼近,虞宸一时头皮发麻,心中更有无尽恼怒憋屈,为这血煞魔门背锅,不是一次两次了!
关键根本没人信!
罢了,既然道理讲不通,只能放手一战!
虞宸持剑伫立于诸敌面前,阴风萧瑟,衣衫飘摆,颇有一人独面千军万马而无惧的霸道气势。
“你们要杀的人是我,与我夫人无关,让她离开。”
“呵……”王祈讥笑道:“放她离开?天真!”
“祁连桀,我拖住这位姑娘,你们这么多人,拿下他没问题吧?”
祁连桀冷眼瞧了他一眼,轻蔑不屑道:“我怕你阴沟里翻船!”
王祈眼底闪烁一丝愠怒,但立马很好的掩藏起来,淡淡地笑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不能让他们这么肆无忌惮!
虞宸心思电转,沉声喝道:“南宫家的,想让你们家公子活着,就拦住风家!”
话音落下,虞宸直接将南宫文拽起,扔到韩羽馨脚下,同时嘱咐道:“挟持他,退远点!”
韩羽馨顷刻间了解了虞宸的打算,咬了咬嘴唇,目光坚定,斩钉截铁道:“不行,你这样会死的!我不可能袖手旁观!”
虞宸回过头来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相信我,退远一点,我怕血溅到你身上!”
平淡的话语中透露着无尽狂傲!
下一刻,虞宸的身影陡然冲了出去,身如流星,长驱而至,直朝祁连璧冲了过去。
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挥剑,一抹凌厉剑光咆哮而出,譬如斜贯长空的一道雷霆电芒,令人心惊的可怕锋芒似骤然扑在祁连璧的脸上!令其生出皮肤撕裂的刺痛感!
“哥!”
祁连璧失声尖叫,眼眶几乎震裂,尿都吓出来了。
“好大的胆子!本少在此,还敢行凶!”
祁连桀横眉瞬目,爆喝连连,瞬间踏进几步,拦至虞宸身前,力从地起,经腰身灌至手腕,劲力迸发,抡起凤翅镏金镋,发出呼呼破风声响,恍若飓风。
两翼凤翅金光绽放,铭纹激活,像一头火凤冲击而至。
“轰!”
一声爆响,虞宸的三级真器长剑斩在其中一翼翅展上,爆出星火。
罡猛的劲力冲击开来,宛若星环横扫,掀起无数枯骨落叶纷飞,离得近的武者纷纷如被一股劲气冲击得身躯摇晃。
那祁连璧更是不堪,直接被余波轰飞出去,倒在数十丈外,口吐鲜血,瞳光颤栗,背脊发凉,如同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太可怕了!
这家伙竟能跟大哥硬撼!
祁连璧只感觉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心中的恐惧再次放大。
虞宸与祁连桀僵持角力,双双脚下一沉,密集的裂纹自二人脚下铺散而开,碎石爆射,两人之间的空间仿佛在剧烈震动。
正于此时,王祈横眉倒竖的身影自烟尘中冲击而出,带着狰狞冷笑,刹那间掠进战圈,从侧面一拳砸向虞宸的脑袋!
正是其看家武技,陨星拳!
只不过此刻的陨星拳无法绽放真气,威力减了大半,但那股拳风笔直冲进二人角力的空间,可见其威力不容小嘘。
異能尋寶家
祁连桀虽然看不上王祈这般偷袭,但却极有默契地捻动鎏金镗,要将虞宸的剑绞断!
“你们惹怒我了!”
虞宸豁然怒吼,力发六合,胫膝腰膊肘腕六个关节一起发力,一击蛮力逼退祁连桀,与此同时,左手捏拳印,臂膀如雷霆巨锤,浑身血气沸腾,拳印挥动,像是一头血色神龙仰天吼啸,雷音如龙绽放!
音波震得所有人耳鸣目眩,尤其是正面承受这一拳的王祈,感受最深,虞宸的拳印像一头血色神龙撞击过来!令他生出自身无比渺小的孱弱感!
威猛罕匹!
“轰!”
拳拳相碰,空气爆裂!
更加凶猛的烟尘气浪掀翻开来,伴随着骨裂咔咔声响,王祈的身影直如断线的风筝般抛飞,吐血半空,气息顿然萎靡不振。
而虞宸的身影稳稳屹立原地,唯有脚下踩踏出一尺深的大坑,触目惊心!
所有人皆瞠目结舌,原以为虞宸在两大武丹境九重的围攻下,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被轰飞的是王祈!
祁连桀脸色阴沉再度扑杀而上,全力催动四级真器凤翅鎏金镗,整个镗都是燃烧起火焰,直扎而来。
“凤火破军!”
其怒吼一声,双臂肌肉块块隆起,真气流转,武技绽放,凤翅鎏金镗直如一团流火直射而至,杀机凛然!
虞宸神色微凝,这祁连璧不简单,战力超过王祈一大截,那杆凤翅鎏金镗重量绝对在千斤之上!
而祁连桀却能将其灵活挥动,一拦一拿都呼呼生风,力量虽不如自己,却也超越一般武者太多!
“铛铛铛!”
每一击碰撞都似洪钟大吕震响,气浪滚滚如万马奔腾,两人交战的余波一般武丹境六重之下的武者根本承受不住,偶尔擦碰到便如被巨山撞击一样吐血,纷纷避之不及。
唯有武丹境七重以上才能抵挡得住,但也无法靠近三丈之内,根本参与不进去。
祁连桀越战越是心惊,他八岁便随军入伍,杀伐技艺如火纯情,又有奇遇,修炼了一门玄级肉身功法,这才奠定了同境界几乎无敌的力量。
然而此刻,哪怕他仗着四级真器的优势,依旧无法碾压虞宸,这家伙就像一头暴龙一般,凭着蛮横霸道的力量与他硬撼!
简直不讲道理!
秀色田园
而且,随着交击越多,祁连璧越发骇然,双臂力竭发麻,脏腑被震得生疼,隐隐有落败的趋势!
“乓!”
仙 墓
某一刻,虞宸手里的三级真器不堪重负,在与凤翅鎏金镗的碰撞中断裂开来。
祁连桀眼睛一亮,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挥镗砸下,势大力沉,要毕其功于一役。
虞宸没有丝毫心疼便将断剑丢弃,反正是抢来的,断了便断了吧。
“哈哈哈哈,放弃挣扎吧!死!”祁连桀狞笑连连。
凤翅鎏金镗当头砸下,这千钧一发之际,虞宸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反而摆开架势,脑海变得极为空灵,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打碎它!打碎这凤翅鎏金镗!
心中涌出此般念头便再也抑制不住,一股霸道凌天的威严意志从虞宸体内爆发出来,长发扬起几乎倒竖,久久压抑的怒火冲破胸膛。
“地火掌!”
一掌祭出,血红色掌印迎风暴涨,仿若地火喷发,震荡空间,沿途所过之处大地外翻,一种可镇压一切磨灭一切的感悟涌上心头。
“轰!”
震天爆响,劲气四射!
凄厉惨嚎声中,祁连桀被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轰飞出去,双手震裂,凤翅镏金镋倒飞出去数十米远插在地上,其中一边凤翼外展崩断,飞射至百米外一株梧桐树上!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只余祁连桀口吐鲜血的声音,众人的脸上布满震惊,内心遭受到极大的冲击。
无敌!
无敌的身姿!
连两个武丹境九重联手都栽了,还有谁敢撼其缨芒!
一时间人群都离得远远的,虞宸目光所及之处,纷纷退避三舍,不敢与其对视!
虞宸微微喘息,连翻大战,又接连施展天雷拳地火掌,已经力竭到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四肢百骸皆传来无比酸痛的感觉,体内真气也耗尽,但他竭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强撑着屹立不倒。
无形的威势震慑住了所有魑魅魍魉,瑟缩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