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討論-48.大家都是薩格拉斯大人的狗!一條狗憑什麼指揮另…鑒賞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基尔加丹的一顿祖安输出让埃瑞丁非常不爽。
在他的船长室里,在结束了和欺诈者的“交谈”之后,愤怒的黑骑士首领抓起桌上漂亮的杯子想要狠狠摔在地面来表达自己的不爽。
但在砸下杯子的那一瞬,他体内的诅咒力量却迫使他冷静下来。
这个镶嵌着宝石的杯子也是宝贝呢。
还是他们从德莱尼人的奥金顿大墓穴里偷出来的陪葬品,一切有价值的宝物都该被好好保管,一切宝贝都要被呈现给萨格拉斯大人!
这是黑骑士们无法违背的诅咒,也迫使他们根本做不出主动破坏任何宝藏的行为。
不过这种强制力量倒也不是没好处。
一瞬间被清空怒气的埃瑞丁立刻冷静下来,他把手里攥紧的杯子放回了桌上,一脸阴沉的坐在了自己的船长椅上皱着眉头仔细思索。
他的手指抚摸在了腰间的两把造型霸道又邪恶的水手刀上,在手指接触时就有股邪能的焦灼传来,甚至还能隐约听到欺诈者的邪恶笑声。
这两把武器毫无疑问是强大的。
被欺诈者命令恶魔工匠精心打造出的黑暗武器在德拉诺早已饱饮鲜血,埃瑞丁用它砍死过德莱尼守备官和兽人狼骑兵。
甚至在进入奥金顿大墓穴偷窃时,还用它斩杀了一头堕落鸦人的神选祭司。
那基本是埃瑞丁这黑暗一生里弄死过的最厉害的对手了。
不过,这份战绩面对欺诈者要求他对付的布莱克·肖时就很难拿的出手,这也侧面证明了两个海盗之间的差距多么让人绝望。
不过,这两把刀带给埃瑞丁的也不只是好处,还有很糟糕很糟糕的坏事。
比如他随身携带这邪恶武器时,便无法摆脱欺诈者如影随行的监控,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那大恶魔看在眼中。
偶尔还会被欺诈者借助双刃控制精神和躯体,去做一些他并不想做的事。
“,真把我们当成可悲的傀僵了吗?”
黑骑士首领在战盔之下的双眼里闪过寒光。
他本在思考着该如何完成欺诈者吩咐下来的送死命令,但想着想着,在他邪恶又黑暗的心里,却突然跳出一个“相当可怕”的想法。
十点睡前故事
而这个滋生于黑暗思维的想法一冒出来,立刻就如燃烧的火焰一样,不可抑制的膨胀开。
基至让黑骑士首领的双手和身体都在额抖。
不是因为畏惧,而是因为激动。
呃…
好吧,其实还是有畏惧的。
“啪”
埃瑞丁将腰间的双刃取下,拍在了自己的桌子上,又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晃晃悠悠的走出了船舱。
他把自己厉害的魔刃丢在船长室里,也不带任何武器的离开了自己的船,去了这座隐秘的岛屿上。
他要去找自己的兄弟们商量一下,这个过程就不需要欺诈者大人“旁观”了。
黑灵海盗们在阿什兰的基地被布莱克强行占领,导致发展势头良好的黑灵海盗们一下子被打回原形。
九名黑骑士死了三个,损兵折将之下让黑灵海盗团的规模也缩水了三分之一,最近几天这座岛上一直有海盗仆从在偷偷逃跑。
異界職業玩家 小說
就算是没跑的那些,也一个个惶恐不安。
艾瑞达在岛上转了一圈,就连他这样并不擅长统帅的家伙都看到了这些德拉诺糟糕海盗们的心中懦弱与不安。
他们之所以还没跑只是畏惧恶魔的力量,并不是黑灵海盗的职业前景有多么吸引他们。
按道理说,这么该死的景象应该让身为首领的埃瑞丁非常愤怒,但今天他却罕见的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
大概是因为心态的变化,让他可以坦然接受自己的软弱…
说起来,埃瑞丁他们一开始也不想当海盗的,他们古怪的命运也是被该死的布莱克影响又扭曲的例子他们也是海盗先知改变世界走向后的“受害者”。
如果按照原本的时间线发展,现在黑骑士们应该还悠哉悠哉的在艾泽拉斯过着杀人夺宝的快乐日子呢
“老大!”
随着埃瑞丁在几个死忠海盗的带领下走入其他黑骑士的营地,他的兄弟们纷纷起身向埃瑞丁问好。
不管外界怎么看,九名黑骑士内部的关系一直是很融洽的。
他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家乡,但彼此之间真的和亲兄弟一样。
早在他们因为胆大包天的贩卖假货给麦迪文,导致被黑暗泰坦责罚诅咒之前,他们就是东部大陆远近闻名的“诈骗团伙”了。
那些日子并不久远,也就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但对于现在的黑骑士们来说,却遥远的像是上辈子一样。
他们每个人都很怀念那时候“单纯又快乐”的行骗日子,虽然总是被各路苦主追捕,偶尔还会被关进牢房,甚至有过几次性命危急,也曾落魄到要靠偷东西才能维持生计。
但那时候,他们最少不必担忧沦为恶魔的帮凶,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正义勇士干掉,也不必时时刻刻都被诅咒提醒着要去为黑暗主人寻找宝物。
和现在这操蛋的生活相比,他们这九个并不厉害的骗子们当商人时候的苦日子简直快乐的和天堂一样。
“老三,老七和老九的复活仪式安排上了吗?”
傲骄Boss欺上身:强宠99次
埃瑞丁挥了挥手,示意剩下的兄弟不用这么客气,他让营帐里的其他海盗都出去,只剩下黑骑士们后,又很不讲体面的一屁股坐在一堆宝物上。
随手拿起一枚鸦人风格的太阳提灯在手里把玩,又以阴沉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兄弟们。
面对老大的询问,黑骑士老四仰头说:
“已经在准备复活用的灰烬了,他们在明天或者后天就可以复活。”
“嗯,很好。”
埃瑞丁点了点头,随后,他说到:
“暂停复活,老四,你带着我们兄弟的灰烬回艾泽拉斯去!德拉诺不能待了,老六和老八把岛上的宝藏分一分,就在今晚举行献祭仪式。
把我们找到的宝藏统统献给萨格拉斯主人。”
“老大!“
埃瑞丁的话刚说出来,其他黑骑士顿时悚然一惊。
作为埃瑞丁最得力的助手和副官,也是除了他之外最强大的黑骑士老二厉声说:
“你疯了!这么点宝藏根本不够清偿我们的罪,不拿回阿什兰的宝藏,只有这么点东西,我们会被萨格拉斯大人狠狠责罚的!
黑暗泰坦或许不在意这些凡人的宝物,但袖不会允许我们如此倦急。“
“让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
埃瑞丁很不爽的回答到:
“都说了,这只是献祭的开始,等我们回到艾泽拉斯后,就把我们藏在赤脊山和西部荒野的宝藏挖出来一起献祭过去。
那些数量应该足以让主人暂时满意,让我们接下来一两年里能过的舒服一些。
瞧瞧这个软弱又贫瘠的世界吧!”
黑骑士首领骂到:
“我们在这里能收集到的东西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不如我们的家乡。艾泽拉斯才是我们要回去的地方,也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让黑暗主人感觉到愉悦之物。
另外,我过来还要告诉你们一个很糟糕的消息。”
埃瑞丁叹了口气,把欺诈者刚刚下达的送死命令转告给自己兄弟们,这下黑骑士们瞬间炸锅。
“这太过分了!以前把我们当狗一样驱使也就罢了,现在居然明明白白要我们去送死!“
黑骑士老二义愤填膺的说:
“这连装都不装一下!欺诈者真是个狗东西!”
“它就是个混蛋!”
其他黑骑士们也聒噪到:
“还有脸说我们无能?德拉诺的第一波恶魔入侵是谁完成的?我们环绕这个世界一圈,在各地架起传送门容易吗?
为了军团的事业,我们每个人最少死了两次!就这它还不满足?
没有我们,就靠它那些弱智的恶魔探子,入侵德拉诺哪有这么容易?
这是卸磨杀驴啊!”
“对,真是太混蛋了。”
另一个家伙也语气阴沉的吐槽道:
“还说什么布莱克·肖也是个海盗.那混蛋是单纯的海盗能概括的吗?连污染者那样的大人物都在他手里吃了瘪。
那一天我们可是亲眼所见,就在达拉然,布莱克把污染者玩的团团转!
我想就算是欺诈者亲自过来也不过如此了,而且那家伙还刺杀卡扎克那是我们能对付的对手吗?
用它该死的恶魔脚后跟想想都知道,那该是它那样的大恶魔的对手才对,它自己不敢出面,就让我们去送死?
我们的命就不是命吗?
每次死后复活都很难受啊,混蛋!“
这个说法立刻得到了其他黑骑士们的响应,所有人都开始大倒苦水,他们的反应也让一直在观察的埃瑞丁很满意。
看来兄弟们还是和过去一样一条心。
很好,很棒!
“好了,都安静!听我说,我已经有了个主意。”
埃瑞丁伸出手,制止了兄弟们的聒噪,在营帐里安静下来之后,黑骑士首领咳嗽了几声,拿捏着腔调,阴阳怪气的说:
“基尔加丹讽刺我们是狗,没错,我们就是狗!
但我们是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大人的狗,我们为我们的主人服务,黑暗泰坦当初诅咒我们的时候,可没有给我们命令要求我们协助军团。
我们从主人那里得到的命令很纯粹,就是为了主人搜寻宝藏。
仙门弃 鸿蒙
那才是我们的主业。
是大海哦喵千代小姐
基尔加丹也是萨格拉斯大人的狗,看它耀武扬威,统帅军团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但那又怎么样?”
黑骑士冷笑着说:
“大家都视为黑暗泰坦服务的,彼此职责可没什么高下之分,我们放弃自己的主业跑来帮助恶魔那是同事之间的情分。
但基尔加丹不但不感谢我们,反而要把我们当炮灰用,那就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了。
兄弟们,我们要开始和恶魔做切割了。
艾泽拉斯的势力已经进入德拉诺,两个世界的正义者们已经连成一体,从布莱克刺杀卡扎克的事就能看出来,别看军团闹得欢,真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现在就鲁莽的把自己划归到恶魔这边是很愚蠢的行为。
我的意思是,我们该重操旧业了,我们该更认真的履行自己的使命而不是稀里糊涂的成 懭忌哲妶F与艾泽拉斯战争的牺牲品!”
“老大说得对!“
“就是这样,我嘴笨不会说,但老大的话说到我心坎里了。让恶魔们见鬼去吧,爷不干了,有本事向黑暗泰坦投诉去!“
“是啊,老大说得好,大家都是萨格拉斯大人的狗,哪有一条狗指挥另一条狗的道理?“
这些震碎三观的喊叫声代表了黑骑士们的意见终于统一,埃瑞丁哼了一声,站起身对自己的兄弟们说:
“所以就按照我说的做吧,老二和老四、老五跟我去一趟地狱火半岛,见见我们那出类拔萃的同行。
其他人该干嘛干嘛。“
“老大,那这些兄弟们怎么办?”
黑骑士老八指了指营帐之外的德拉诺海盗们,他小声说:
“虽然他们很废物,但大家毕竟都是一起干过活的,就这么丢下他们不好吧?而且我们回艾泽拉斯发展也需要人手嘛。
我看其中还有些家伙有点本事呢,就这么抛下太可惜了。
还有,之前那伙跑来和我们接触的黑龙…”
黑骑士老八停了停,更小声的说:
“里面有个叫’卡扎库斯的神经病黑龙这几天在岛上组建了一个叫暗金教’的邪教,它说它也想体验一下当海盗的感觉, 还说不会和我们争夺舰队控制权。
我看那黑龙确实有点不太正常的样子。
听说是之前在戈尔隆德被恶魔们捕获遭受了酷刑,好不容易才被救出来,之后就一个人在德拉诺游荡了。
“那就起带走!”
埃瑞丁想了想,大手一挥,说:
“我们也该检讨一下自己充满失败的海盗生涯了。
是时候放下自己的骄傲向自己优秀的同行们学习,布莱克磨下正是因为有各种能人异士,才让不死海盗的事业蒸蒸日上。
我们也该收拢一些有潜力的家伙。
暗中联系那头龙,就说我们要回艾泽拉斯发展,它如果想要一起走,那以后就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了。
呵呵,有我们黑骑士一口饭吃,就有他一个碗刷。
就以咱们被赐予的寻宝之力,呵呵,绝对不会亏待他们的。啊,能摆脱贪得无厌的蠢货基尔加丹真是让人全身舒爽。
我们是海盗,我们要追求的是自由!
这片群星里只有萨格拉斯大人才值得我们效忠基尔加丹,嘁,什么艾瑞达狗东西,它也配成为黑骑士的主人?
兄弟们!
让我们抛下自己的软弱,让我们拥抱自己的疯狂,让我们真正开始做大事吧!
萨格拉斯大人万岁!
黑灵海盗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