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穿書後,我替瘋批首輔嬌養反派崽崽 鹹魚七-第108章 考籃閲讀

穿書後,我替瘋批首輔嬌養反派崽崽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替瘋批首輔嬌養反派崽崽穿书后,我替疯批首辅娇养反派崽崽
大爷痛心疾首:“可不就是数年才得一方的澄泥砚么!”
于小暖根本不懂,仰起小脸问大爷:“澄泥砚?”
無上崛起
大爷赶紧给于小暖科普:“取泥澄清阴干,炼制打磨,数年方得。这砚摸着像孩童肌肤般细腻,发墨又爽利。”
“听见没?”大爷伸出手来,用食指的指节轻敲砚台,“声如金石。”
听见清脆响声的于小暖点点头,两眼放光:“这砚一定很值钱吧?”
“怎么就说到钱上了呢!”大爷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失望表情,“这是文人用的东西,文人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懂不懂!”
说起来,大爷年轻时候也有过科举梦,只可惜没能成功。
不过文人喜好的文房四宝之类物件,大爷倒是一直还在关注着,就当圆了自己小小的文人梦。
于小暖自知失言,吐了吐舌头:“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说着,她赶紧把那张方子递给大爷:“方子给您,我们就先回去了。”
她对着冷怀逸使了个眼色,端起那方砚台,小心翼翼地开溜了。
好不容易走到后院,离了大爷的视线范围,于小暖这才长出口气,小声地跟冷怀逸求证:“这个砚台,真那么值钱?”
“嗯。”冷怀逸想的,却不是钱的事。
于小暖嘟了嘟嘴,忽然想到最关键的问题:“这砚台,怎么来的?”
连喝酸梅汤的十文钱都没有,冷怀逸哪来的钱买砚台?
“诗会彩头。”冷怀逸对今日的诗会,根本没什么兴趣。
于小暖倒是兴致满满,脸上几乎就差写上“我要听八卦”这几个大字了。
神秘总裁,别玩了
看冷怀逸还是没反应,于小暖咂了咂嘴,把头往冷怀逸身边凑了凑,声音压得低低的:“讲讲嘛。”
那晶亮的眼睛,让冷怀逸生不起拒绝的念头,只好勉为其难地“嗯”了一声。
听到他的答复,于小暖反倒不急了:“走走,回了房间,让小妹他们也一起听听。”
进了屋里坐定,冷怀逸开始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讲述起诗会上的经历。
听到窦云被吓得掉到池塘里,于小暖兴奋地鼓了鼓掌:“干得漂亮!”
一等坏妃 小说
三小只也跟着起哄。
冷怀逸看了于小暖一眼。
这丫头,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是烘焙师
不过也好,知道以直报怨、快意恩仇,总比假惺惺地装模作样、畏首畏尾要来得好。
弟弟妹妹被她这样影响下去,性子也应该不会太过绵软。
所谓娶妻娶贤,也许就是这个意思?
冷怀逸的思路,渐渐地飘远了……
还有两日便是乡试的正日子了,于小暖想着不影响冷怀逸,便把去姚家送饭的事全权负责了起来。
冷怀逸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反而有点心疼于小暖,不想让她太累。
可看着于小暖准备吃食的兴致盎然,阻拦的话一直也说不出口,只有随她去了。
拎着食盒的于小暖出了梁楼,却没直奔姚家,反而朝着相反方向的胡同口去了。
不多时,从胡同那边拐出来的于小暖,特意多走了一条街,避开了梁楼的大门口。
她的手里,赫然多了一个箱子。
熟门熟路地进了姚家,于小暖在院子里就对着屋里的罗语桃打起招呼:“语桃姐姐,我来啦!”
罗语桃的脸色明显比前几日红润了许多。
这会儿,她正自己靠着床头坐着,气息平顺得很。
于小暖把东西拿进屋里,直接唤出了属性面板。
【罗语桃】
【健康值:73/100】
【体质:52】
还不错,比前几日进步了不少。
看着于小暖手上拿的两个盒子,罗语桃的脸红了红,故意板起脸来:“小暖,怎么又带了这么多东西!”
于小暖笑嘻嘻的把食盒放到床边:“这个是给你的。”
另一个小箱子,却是被于小暖推到了姚景中的面前:“这个,是给姚大哥的。”
那小箱子,做工极其精致。
箱子的提手是活动的,将提手拨到一旁,于小暖又在小箱的两旁不知什么地方按了两下,箱子盖这才咔哒一响,弹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这是给姚大哥准备的考篮。”于小暖一边说,一边把箱盖打开放到一边。
最上面的一层,放着小小的碟子杯子碗,还有筷子汤勺。
“这一层,是放吃食的。乡试要入场三天,吃食得提前准备好。这些你们不用担心,明天我给冷怀逸弄的时候,自会给姚大哥也捎上一份。”
也不等姚景中和罗语桃说话,于小暖便把这层拿开,露出下面的一层。
“这一层,是文房用品。”于小暖用手依次指过去,“笔、墨、砚台。”
纸张自然是不允许自备的,这一点也不用于小暖过多说明。
说完,于小暖又打开再下一层。
“这层的东西就多了。”
两个纸筒,一个粗一些,打开便是张油纸帘子,可以挂在号房门口遮挡一下风雨。
另一个细一些的,打开其实是个信封。写好的卷子,为了避免沾污,可以等晾干了放到信封里面。
旁边还有个极小的炭炉,一个小小的砂锅,以及一包像是药材的东西。
于小暖的嘴巴不停,拎着药材包晃得里面沙沙作响:“姚大哥最近休息得不大好,万一感染风寒,容易影响成绩。这一包是红糖和干姜片,万一不舒服了,就煮些姜水应个急。”
此时毕竟天气尚算炎热,倒是不用带被褥,省了不少事。
姚景中和罗语桃对视一眼。
罗语桃突然翻了个身,变成跪姿对着于小暖。
姚景中也是长揖到地,腰身一直弓着不肯起来。
夫妻俩的眼角,已然泛起湿意。
“你与冷兄的恩德,我夫妇二人无以为报。日后若有用到我们的地方,定当万死不辞!”
单说这帮罗语桃治病,还细心地给他二人送饭,已经是天大的恩德。
而今天于小暖特意送来的考箱,便是彻底击破姚景中心防的子弹。
若不是把姚景中和罗语桃看作了朋友,就算要送考篮,也万万做不到如此妥贴。那小炭炉和糖姜水,不正是为了姚景中量身定做的么!
而就在于小暖收获了姚景中夫妇感激与真心的同时, 一场关于冷怀逸的争执,也在他本人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悄然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