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 txt-第五十章 餓着讀書

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
小說推薦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离婚后,全网黑顶流回家当亿万团宠
此时,梁锦也意识到消息发错人了,急忙撤回,神色懊恼,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她很久没登陆了,司寒云一直是她的置顶,她刚才慌张没注意看,抖着手点进去就开始打字……
他应该,没看到吧。
梁锦又重新发消息给梁敬臣。
门口的“砰砰”声打断了梁锦的思绪,声音陡然变大,夹杂着保镖的痛呼。
梁锦心里“咯噔”一下,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是大哥的电话。
梁锦按了接听,悄悄开门把手机递出去,让梁敬臣听到外面的打斗声。
梁敬臣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语气急促:“别怕,我马上叫人过去。”
就在此时,“嘭”的一声巨响,门被两个保镖撞开,他们倒在地上,哀嚎打滚,痛苦狼狈。
祁闻甩了甩额前有些挡视线的发,动作不羁潇洒。
山大厨房
扫了一眼病房,没看到梁锦的身影,高声喊道:“梁锦,你躲哪儿去了?”
洗手间的梁锦浑身一震,后背紧贴着墙壁,冷汗不停冒出来。
脚步声渐渐靠近,梁锦的心也跟着提起,脚步经过洗手间,往后走去。
梁锦的心刚放松一些,耳边又突然炸开清晰沉重的脚步声,正一点一点往她这边靠近。
脚步在洗手间门口停下,祁闻轻笑了一声:“你在里面对不对。”
听着这声音,梁锦只觉得头皮发麻。
“出来,乖。”
桑田人家 雲捲風舒
“咔嚓咔嚓。”
祁闻不停扭着洗手间的门把手,仿佛恨不得将门拆了。
梁锦吓得往后退,紧紧盯着门上印出来的那道虚影,犹如一直巨大怪兽,等着将她一口吞下
最终,门把手被祁闻大力拧下来,门也“嘎吱嘎吱”开了一条缝。
祁闻抬脚,高大的身影把门堵的严严实实,脸上带着轻蔑的笑。
“梁锦,你躲我干什么,我又不会强制你打掉孩子。”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他把门把手扔下,一步一步,缓缓走近,宛如恶鬼。
见梁锦没有说话,他恍然大悟般,悠悠开口:“我忘了,你中哑药了。”
“哎,早知道,就该给你换成堕胎的药。”
“啊抱歉,我说了不会打掉你的孩子。”
他自言自语着,语气轻松平常,就想说吃饭喝水一样。
梁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深知自己和祁闻的差距在哪里,没有想着趁他伤着推开他逃跑。
毕竟,连门口的两个保镖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只会激怒他。
祁闻来到梁锦面前,他腿疼着,蹲不下去,就伸手把梁锦拽起来。
“乖,跟我回家。”
祁闻动作格外温柔仔细的擦掉梁锦脸上的眼泪,随后把指腹放在唇边尝了尝,视线却始终盯着梁锦,如盯着自己囊中的猎物。
“啧,真甜。”祁闻眉眼舒展,仿佛真的品尝到什么绝世美味一样。
看着他的动作,梁锦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唇瓣哆嗦着,可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可祁闻并没有就此放过她,拇指轻轻摩擦着她的唇瓣,视线黏在上面,透着强势的占有欲。
“你说,这里会不会更甜?”
梁锦身子哆嗦了一下,惊恐的看着他,浑身都充斥着拒绝。
好在,祁闻并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拉着梁锦出了洗手间。
他紧紧抓着梁锦的手腕,好像一松开她就会消失一样。
祁闻边走边说:“你猜昨晚我和司寒云,谁赢了?”
梁锦闻言,垂下眼帘。
祁闻都伤成这个样子,司寒云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我忘了你短时间内不能开口了,抱歉。”
话是这么说,可语气却是带着愉悦。
“我赢了,司寒云输了。”
梁锦浑身僵了僵,低着头。
就这样,祁闻拽着梁锦,大刺刺的走出医院。
梁锦向周围人求救,可他们都惊恐的看着祁闻,不敢上前。
梁锦只能自己想办法,拖延时间。
两人来到外面,祁闻正要把她塞上车,梁锦突然扯了扯他的袖子,然后指了下自己的肚子。
祁闻见状,挑了下眉,脸上露出愉悦。
“想把孩子打了啊,行。”
他立马拽着梁锦要回去,梁锦急急拉住他,一个劲儿摇头。
她指着自己肚子,用口型说了三个字。
我饿了。
这一回,祁闻看懂了,瞬间觉得无趣。
“饿着。”
说着,强硬把梁锦塞上车,自己坐上驾驶位,一脚油门踩到底。
梁锦惊慌失措的拉住安全带,看了一眼祁闻受伤的脚。
完了,她感觉小命会交代在这里……
祁闻很疯,真的很疯!
察觉到梁锦的害怕,祁闻笑了笑,痞气十足。
“放心,我技术很好。”
他特意咬重了“技术”两个字,有些暧昧。
可此时梁锦只觉得害怕。
没多久,祁闻停下。
“下车。”
梁锦下来后,看着面前的饭店,有些傻眼。
“愣着干嘛,不是饿了吗,走。”
祁闻拉住梁锦的手,拽着她走进饭店。
于是就有人看到这样一幕——
一个男人一身是伤,拉着一个女人,一瘸一拐的往前走,能看的出来女人很抗拒。
这一幕让路过的人频频侧目。
“哎,那不是……梁锦?”
“卧槽,真是,梁锦这是……”
听到议论,祁闻停下,斜了一眼那几个人。
这一眼把几人吓得不轻,急忙跑了。
谁知,祁闻不紧不慢的说:“对,是梁锦,是我女朋友。”
梁锦瞳孔放大,面色焦急,可却无论如何都挣不开祁闻的手,想解释又发不出声音。
只能眼睁睁看着跑掉的人惊讶的回头,彻底愣住。
祁闻哈哈笑了两声,搂住梁锦的腰,进了饭店。
梁锦小脸已经沉下来,却强忍着没有和祁闻发脾气,怕他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来。
现在网上关于她的消息才平息一点,祁闻这一嗓子,她都能想到明天会是什么样的热搜。
“惊爆,黑红女星惊现男朋友!”
一想到这,梁锦只觉得头疼,可又无可奈何。
君临九天
眼下重要的是,怎么从祁闻这里逃出去,也不知道大哥会安排谁来救她。
满腹心事,梁锦没有注意到走廊那头一闪而过的轮椅,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轮椅上的人。
可司寒云注意到了梁锦,拧了下眉。
很快,梁锦被祁闻拽进包间,他也被推到包间里,再看不见。
思索了一下,司寒云开口:“去查查祁闻和梁锦在干什么。”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