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百年爭戰-第一百八十三章 李鴻章未雨綢繆相伴

百年爭戰
小說推薦百年爭戰百年争战
第一百八十三章 李鸿章未雨绸缪
刘松山战殁,马化龙既惊又喜,道:两军交战生死乃命,左宗棠能奈我何?
马元道:启禀教主,刘松山非死于战阵,乃吾诈降,诳其入瓮,一炮轰毙。
马化龙顿足长叹,道;吾耗尽钱粮,屡言和事,而今却又赚人性命!仁与义皆失,再无转圜余地,堡破之日,吾等只能以命相抵。陕甘宁诸茴众,本乃一族,尔速至河州,会合马正和部、崔伟各部,截断雷正绾后路。
余小虎道:启禀教主,吾陕茴誓与金积堡共存亡。
马化龙道:左宗棠心狠手辣,尔部即出金积堡,会合马彦虎部,疾驰北上,力阻金顺、张曜二军。金积堡如在劫难逃,尔等陕茴务必自觅活路,为吾族留存烟火。
总裁一吻好羞羞 小说
马元、余小虎去后,马耀邦道:陕茴皆去,吾等抵罪乎?
马化龙道:非也!刘松山乃陕茴所杀,白彦虎等畏罪潜逃矣!听闻,自灵宁西达西宁,南通河狄,各茴众无不仰吾鼻息。刘松山既殁,左军大势已颓,吾等宜应放手一搏。速传吾令,马正刚、马朝元二部速出金积堡,分道扬镳,袭扰秦地;河州、狄道、米拉沟、通昌堡、通贵堡诸茴众亦应群起角逐,以壮声势。
马耀邦道:白彦虎屡次逆令,北路不可指望;马正和唯命是从,南路无恙。
非與非言 小說
马化龙道:陕茴马正和、杨文治、白彦虎三帅,惟白彦虎与吾等貌合神离,其之眷属辎重,亦已移存河州;其人狡兔三窟,朝三暮四,不可与共。
马耀邦道:马正刚、马朝元皆乃主将,两部倾出,金积堡虚空,。
马化龙道:图穷匕首见,拼死一搏,方可言和。尔速率骑队,多携枪炮粮资,飞驰永宁洞,与马五、马七、马八条一道,光复吴忠堡、马五寨之余,寻机围歼刘松山残部。
马化龙一声令下,陕甘宁诸茴皆四出鏖战。
1870年2月下旬,白彦虎、余小虎二部会合通昌堡、通贵堡诸甘茴,进逼王家甿;金顺、张曜不敌,撤围而去。
中路,马正刚督率精骑一千,由三水入陕,向东袭扰蒲、富、同、朝;截断刘锦棠、金顺昌之粮路;马耀邦再进永宁洞,一举夺回马五寨。马化龙复令再掘秦渠,放水淹灌。
南路,马朝元部出金积堡,南下宁条梁,疾驰于麓州、甘泉、韩城、合阳一带。
周兰亭、张福齐部粮路被截,只得退驻鸣沙洲;雷正绾孤驻峡,四面皆敌。左宗棠所遣之援军,亦被马占鳌,阻截于牛头山下。
清军势颓,茴军扰秦,粮台营务、翰林院侍讲学士袁保恒伺机上疏:陕西北路贼势猖獗,左部老湘军、卓胜营饥疲之余,现存不过十之五六;陕甘孔棘,此二营宜裁撤归并,结余军饷移作续调之淮、皖各军之用。
陸逸塵 小說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袁保恒疏罢,速即函告李鸿章:刘松山骤逝,湘、豫二军十存不及五六,陕甘变局将至,李帅暂勿赴黔。
李鸿章接函,谓周盛传道:筱午以金积堡久攻不下,茴骑四出,扰及秦中,惧其乘虚远窜,缄请鄙军少缓进发。
周盛传道:启禀李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吾与刘省三等复可冲锋陷阵矣!
李鸿章道:稍安且勿躁,水落石方出。
是日,李鸿章上疏曰:袁保恒以金积堡久攻不下,茴骑四出,扰及秦中,惧其乘虚远窜,缄请敝军少缓进发。刘寿卿攻马五堡陈殁,失此良将,陇事殆不可支,殊为痛惜。老湘营归何人接统,能否不至溃退,军气即馁,贼胆必张。
李鸿章疏罢,速即函告安徽巡抚英翰:寿卿星殒后,左帅遣刘锦棠与黄万友代将,暂维人心。叱咤诸将岂易调摄,加之粮运久梗,仅恃金都护由宁夏偏隅解济湘卓两军数万人之食,而并无退兵就粮一字之令,左帅刚愎无理,恐自取败。
少顷,鸿章复又函告两江总督马新贻:陕茴东窜,近又遁扰北山及颁凤西路,金积堡湘卓等军退扎数里。粮路仍梗,雷纬堂溃围而出,仅剩千数百人,河狄大股复出窜扰,季叟宗棠忧劳多病,秦中恐有糜烂之局。
未几,鸿章再告四川总督吴棠:甘事自刘寿卿战殁,雷纬堂溃退,茴势复张。左帅尚勉撦,正恐日坏一日。
鸿章一日三函,却不尽兴,翌日,复又致书曾国藩:寿卿星殒后,左帅令刘锦棠与提督黄万友接统湘营,已是弩末。粮路久阻,仅宁夏一隅,岂足供诸军搜刮东南,雷纬堂周兰亭等屡次挫衄,正月间周已先溃,雷尚被围,黄鼎统万人赴援,不知能否全军而退。金提军卓胜全营、万余湘军孤悬绝地,似应移师就粮,以图复振。左公计不出此,徒令善臣解粮前去,恐无补救之法,则陇不可图,秦更不支矣。
两宫接奏,速即传谕:湖广总督李鸿章,暂勿赴黔平叛,速即赴陕,协助左宗棠剿洗茴匪。
李鸿章接旨,速即札饬刘铭传飞速赴京,接统铭军;鸿章自率盛、传二营,先行赴陕。
淮军入陕,茴军反扑;宗棠无惧,急饬刘端冕、李辉武二部返旆,协助刘典,护守秦地。黄鼎北进固原,打通雷正绾、周兰亭二部之联;吴士迈部飞驰跟进,佑护蜀军后路。金顺、张曜速自宁夏筹措粮资,确保中路刘锦棠、金运昌二部之供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