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回到2002當醫生討論-1457 雙降分享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奥利达集团总部的董事长莅临,要是换一年半以前,王雪腾估计自己会激动的晕死过去。
升职加薪,人生进入快车道,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完美。
但现在她已经慢慢的习惯了这种节奏,从前根本见不到的公司顶层隔三差五的就会来这面。
而她和上层的电话沟通的也很频繁,不知不觉间,王雪腾已经成为公司的耀眼红人,一颗闪闪升起的新星。
翻译把董事长的话讲给王雪腾听,她听有些迷茫。
催促周从文?董事长是让自己给周从文施加压力?
这特么不是扯淡么!
王雪腾没说话,站姿很标准,不亚于空姐。这是王雪腾多年自律、自我提升出来肌肉记忆。寒门难出贵子,王雪腾只能努力压榨自己,做到完美。
可今天她觉得站姿特别别扭,似乎肌肉记忆都出错似的。
一想到周从文那张满脸笑容,和蔼可亲但骨子里却满是冰霜,插满了生人勿近牌子的模样,王雪腾就心生畏惧。
肥茄子 小說
撺掇周从文去做什么,自己真心做不到。
“这是公司给你的任务。”翻译最后总结道,“有关于介入手术治疗瓣膜病的患者样本,不惜一切代价要做到50例。
“是。”王雪腾低着头,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劳伦斯先生对手术的研究、开展速度很不满意。”另外一个人解释道,“要通过FDA的审批,至少要50例手术样本。“
“我尽力。”王雪腾满心愁苦的说道。
“不是尽力,是一定!”
王雪腾想起了一个传闻。
据说奥利达高层首先去的是帝都,找到黄老,要和黄老合作。
少年大将军 小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黄老拒绝了奥利达高层的合作建议,哪怕他们开出了一家跨国公司都要肉疼很久、甚至要担心自己破产的条件。
那位瘦小枯干老人对任何人都不会拒绝的条件说不,奥利达集团的智囊们研究了很久,依旧不知道黄老到底是为什么拒绝这么优渥的条件。
现在竟然直接飞过来找自己,王雪腾心里对自己有着明确的认知—一自己也一定做不到。
周从文?谁要是认为他年少不经事,肯定要吃大亏,王雪腾有自己的认知。
那就先糊弄着吧。
直到把董事长一行人送走,王雪腾思考了一整天的时间,各种方案都不具备可行性。
她觉得她已经很了解周从文这个人,任何手段对周从文来讲都没有意义。
要是换别人,自己九分以上的颜值还是很能打的,但换成周从文,他一脸禁欲系的表情就让王雪腾头疼无比。
最后她选择实话实说。
精心打扮了一番,王雪腾画了很精细的淡妆,一身省城不多见的装扮,早早来到院士工作站的办公室等着周从文。
七点四十,周从文像是时钟一样精准的来到医院。
“王经理早。”周从文“热情”的打招呼。
王雪腾早就知道周从文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性格,他的热情只是看起来很热情罢了。
“周教授,早。”王雪腾很平静的招呼了一声。
“有事?“
“…”王雪腾无语。
周从文打开办公室的门,自顾自的走进去,
王雪腾沉默的跟在后面,顺手关上门。
“怎么了王经理。”周从文问道。
“周教授,我们公司的董事长最近交给我一个任务。”王雪腾直接实话实说。
面对周从文这种人,王雪腾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
“介入手术治疗瓣膜疾病,公司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做5个患者。”王雪腾轻轻说道。
说完,她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感性到了连周从文办公室的桌子都轻轻颤抖的程度。
可是周从文不为所动,淡淡一笑,“老板不是都拒绝了么?我家老板都说不了,来找我有什么用。“
“周教授,我想不懂。”王雪腾说道,“黄老和您研究了很长时间,也耗费了大力气才做出来导丝和其他耗材。怎么刚成功一例,就要放弃呢?”
“不是放弃。“周从文看了一眼时间,很有耐心的解释道,“手术的难度超出老板的想象。这么说吧,这个技术你们奥利达拿到了也没什么用,因为全世界能顺利完成手术的医生不超过五个,这还包括我家老板和我。“
王雪腾的贝齿已经在下唇上咬出齿痕。
“五个其实都多,能顺利完成手术的,只有我和老板。“
“老板要做的是降低手术难度,包括尽量少的用到高值耗材。”周从文完全没注意到自己面前的一位佳人在有意无意搔首弄姿,他换了白服,在更衣柜的镜子前一边整理领带,一边说道。
“欧美的市场我们不懂,也不想懂。但国内市场的情况是要尽量降低成本,降低手术难度。双降,就是老板的意图。“
“可能和奥利达的理念不一样,但你和你们董事长说吧,想要通过FDA的审批,这种事儿我们爱莫能助。”
王雪腾真心想不懂面前的周从文。
一个新术式,一个别人不曾碰触过的领域,黄老和周从文已经打开暴利空间, 有无数的患者等着做手术,钱就像是滔滔江水一般。
名利双收,在周从文和黄老面前都是很简单的事儿。
只要他们说句话,做几十台手术,就能完成其他人一辈子都无法完成的事儿。
可是他们想的竟然是要双降!
降低手术难度,降低高值耗材的使用率…
这特么的是正常人的思维么。
“王经理,我说的你听懂了么。”周从文回手把办公室的门拉开,转身坐到自己的椅子上。
王雪腾真是不知道周从文经历过什么。
和一个美女在私密空间说说话,哪怕什么都不做,那都是美好的。可是周从文的每一步动作都谨慎的像是被狠狠咬过一口似的,甚至和自己说点业务上的话都要开门。
“周教授,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再做一些手术。”王雪腾找了一个折中方案,“费用全部由我们公司承担,而且每一台手术都会有特聘的费用,具体…您开。”
“呵呵。”周从文笑道,“具体的手术做一例就差不多了,做多了没什么意义。至于奥利达公司前期投入,以后肯定能挣回来。你们在欧美市场卖多贵无所谓,国内的市场老板说了算。”
“周教授!“
柴总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