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38.不帶治療下副本?你們會不會玩啊!讀書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那是什么!”
卡拉波神殿上空风起云涌,银白色的月光洞穿邪能云雾笼罩大地的异象几乎是立刻就让这座被恶魔占领的神殿混乱起来。
在神殿之外的一处山峰上,阿卡玛统帅着自己的灰舌死誓者们愕然的看向这黑暗的大地上迸溅的皎洁月光。
前圣光大主教看不懂眼前的力量。
但他大受震撼。
在这个多灾多难的德拉诺世界里,他已经多久没有见过如此震慑人心的秩序之力了?这就是那些疯狂的外来者敢于潜入恶魔大本营搞刺杀的底气吗?
那个全身缠绕着黑暗气息的海盗,原来是一个深藏不漏的秩序维护者吗?
“那就是布莱克,一个神奇的家伙。”
在大受震撼的阿卡玛身边,迷雾中浮现的老加尼摇头晃脑的发出怪异的笑声,它给给给的怪笑着,一看就很不正经,但却又非要很正经的语气说:
”一个同时被月神与虚空关注的家伙,两种根本不可能共存的力量在他身上实现了统一,这也是本神一直关注他的原因。
他是个会带来奇迹的家伙,在艾泽拉斯玩够了又跑来德拉诺搞风搞雨,跟着他总有很多乐子可以看。
我说,我新任的大拾荒者,你们可要把握住他珍贵的友谊。
唔,开打了开打了!
又到我最喜欢的看人打架的环节了,我们来赌一把吧,阿卡玛,我们来赌一赌这个末日霸主卡扎克能在布莱克面前坚持多久?
我猜,十分钟?”
在唯恐天下不乱的混乱坏蛋老加尼的欢呼声中,卡拉波神殿最高处的弯顶平台上,强大的末日霸主卡扎克确实迎来了挑战。
但挑战它的恶魔猎手们也是被逼无奈。
不是说要悄悄的干活,打枪的不要吗?
这臭海盗怎么一下子就搞出了这么夸张的东西?
这覆盖整个神殿的月光在净化这片神殿的邪能,瞬间就惊动了坐镇于此的卡扎克,恶魔猎手们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不过好在,月光洒下之处不但恶魔被秩序的神力削弱,他们这些对抗恶魔的战士都得到了艾露恩女士的祝福。
虽然这祝福没有在守望者们身上那么明显,但被强化的感觉依然让伊利达雷们觉得自己优势很大。
在卡扎克怒吼着呼唤恶魔“救驾”的同时,受难者一马当先的从隐藏的地方冲了出来。
他在出现的瞬间便爆发心魔的力量,将自己塑造为一头不长翅膀,但身上背后布满了狰狞骨刺的强横暴君。
超級 透視 眼
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恶魔形态,几乎没有任何对空能力,也牺牲了敏捷与爆发力,但却极限的强化了近战与防御的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末日霸主抬起的巨剑被受难者一拳打歪,随后就有那些同样爆发了心魔力量的恶魔猎手们冲出来胡砍乱杀。
月光强化下的守望者们也非常猛,但她们没有贸然加入攻击,而是发挥出了守望者的职业特色。
娜萨带着几名实力最强的典狱官同时激发守望者囚笼,在十几个复仇之魂的同时束缚下,半神的上位恶魔卡扎克也被强行束缚在平台之上无法通过传送逃离。
“米莎!跟我上!”
雷克萨也提起双斧冲出去,兽人蝙蝠侠这一瞬心中充满战意,他高声吼道:
“这是无上的荣耀时刻!就以眼前这恶魔的脑袋,向燃烧军团宣布德拉诺的不屈!谁也别想毁灭我的世界!”
在他冲出去的时候已激发了兽性的狂暴,让兽人大只佬和他的战熊一瞬间体型暴涨好几圈,还有雷克萨标志性的“动物园”的兽群奔腾也被激发。
豪猪王和猎鹰王嗷嗷叫着跟着主人冲锋,其他莫克纳萨猎手们也释放出自己的战宠加入雷克萨的兽群,以此强化兽群的极端破坏。
但唯一遗憾的是,影月谷作为最早被恶魔入侵的地方,这里的野兽基本都被杀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也被邪能侵染转化成了半恶魔。
这样的野兽是很难被征召的,也就很难弄出群兽咆哮的威风姿态。
但没关系,眼下这个排面也足够了。
霸主卡扎克完全没料到就在自己休息的地方旁边,居然隐藏着这么多凯舰它性命的“反贼”,在他们冲出来的一瞬间,卡扎克着实被吓了一跳。
它还以为德拉诺的强者们集群起来要取它狗命,但在顶过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又适应了被月光削弱的难受之后,卡扎克也放下心来。
这些跑来刺杀它的家伙很厉害,在一众凡人里也算是好手。
但数量太少啦!
就这么点人,还想挑衅军团的统帅?
它可是卡扎克!
它可是末日霸主!
它可是第一个归顺萨格拉斯大人的末日守卫!
它可是黑暗泰坦的嫡系死忠!
它的力量是被黑暗泰坦亲自赐予的,它们这一系恶魔是萨格拉斯大人在燃烧军团的忠犬与仆从,是黑暗泰坦最亲近最信任的“近卫军”!
如果不是末日守卫们普遍智商欠费,作为统帅的卡扎克在各种意义上而言也不是个聪明的家伙,否则哪还有欺诈者和污染者什么事啊?
不过,智商不够的家伙一般都很擅长砍人。
卡扎克就是各种翘楚。
这完全以个人实力突破半神,在燃烧军团也算是顶级强者的末日霸主冷笑着丢出群体暗影箭将周围围攻它的人逼退,又提起完全由邪能铸就的灼热战刀上前大砍大杀。
哪怕是受难者奥图里斯那化身恶魔暴君的姿态,也难以正面抵挡卡扎克的无情劈砍。
代孕罪妃 小说
说实话,这家伙的实力有些超出恶魔猎手能对付的上限了。
哪怕在上古之战的时候,在伊利丹大人的带领下,他们也要付出巨大的伤亡才能对付这样的狠角色。
而现在伊利丹大人不在,他们这群谨慎的恶魔猎手在臭海盗的带领下居然也向自己完全无法战胜的对手发起了死亡冲锋。
他们是不是也暗中被臭海盗洗脑了呀?
否则无法解释他们在接受这个疯狂计划的居然没有任何思想上的反对。
在被卡扎克一记凶狠狂暴的地狱践踏打飞的那一瞬间,受难者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这个无厘头的想法难道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中,恶魔猎手们已经将布莱克·肖摆在了和伊利丹大人一样可信的地位上吗?
这。
不可能吧?
“我乃末日霸主!我乃诸界死神!我乃卡扎克!废物们,这可悲的月光可救不了你们!受死!“
杀上头的卡扎克咆哮着挥动自己庞大的双翼,让自己升空的同时又汇聚邪能冲撞,召唤来遍布平台的疯狂邪能化作陨石轰击。
这一波全屏攻击根本没办法躲开,只能靠着众人的防御硬抗。
無 上
守望者们还好说,人家毕竟是穿板甲的。
她们的月神祝福也能帮她们抵挡一部分邪能侵蚀,但瞎子们就很惨了。
这些家伙为了追求极致的敏捷选择的是皮甲,化身恶魔形态也只能靠自己的邪能力量硬抗伤害。
结果卡扎克一波爆发猛击就让七八个瞎子退出了战场。
也幸亏有月光笼罩的祝福让这些家伙被打伤也不至于死去,但这么一搞,让围攻卡扎克的力量瞬间出现了缺口。
战斗体系出现问题的结果是致命的,尤其是在面对半神恶魔的时候,末日霸主哈哈笑着引动液态的地狱火从天而降,随着那些比普通的地狱火构造体更蛮横的巨人在平台四周站起,原本包围卡扎克的勇士们居然被反包围了。
更要命的是,卡拉波神殿里的恶魔们已经朝着这边冲过来,在阶梯大门前阻拦恶魔的守望者们也有些顶不住了。
眼看着刺杀行动要失败,所有人都准备拼命的时候,布莱克终于姗姗来迟。
提着一个东西的臭海盗从月光中现身,环视四周看着一片凄惨的景象,他眨了眨眼睛,瞬间总结出了大家搞得这么惨的最主要的原因…
“哎呀,这就是只带T和DPS,却不带奶下副本的结果啊!失误了失误了,应该拉上阿卡玛或者维伦一起过来了。
强力治疗不在,只能氮命打架。
真是辛苦各位了。”
臭海盗撇了撇嘴,看着从半空傲慢的拍打着翅膀降
落下来,一副无敌姿态末日霸主卡扎克,他把手里拖着东西狠狠甩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
魔王库鲁尔被严重烧伤又砸扁的脑袋如足球一样在地面上翻滚着最终停在了卡扎克脚下。
月光倾泻在地面让这里显得异常干净,因而这个脑袋在地面上拉出的墨绿色血痕就显得那么刺眼。
卡扎克看着自己最忠心最得力的副官的脑袋,那仅剩下的一颗眼球中还残留着临死前的痛苦,看它脸上那横七竖八的伤痕就能明白。
能让一个强大的恶魔露出这种表情,就证明在库鲁尔死前肯定遭受了相当可怕的折磨。
但问题是,卡扎克没有感觉到库鲁尔的灵魂回归扭曲虚空…
“喂,你是在找这个吗?”
布莱克挥起手。
手心绕的虚空融须里纠缠撕斯扯着库鲁尔痛苦的灵魂,这个末日守卫被邪能祝福的恶魔之魂已经被侵染大半。
这代表着它不再是纯粹的恶魔生物,这也意味着燃烧军团那种UG级的“复活机制“不再对这个可怜的恶魔生效。
“你知道它临死前喊的是谁的名字吗?卡扎克?”
布莱克发出大恶人的笑声,当着双眼喷火的卡扎克的面收拢五指调动虚空力量,就像是个无形的磨盘,飞快的将库鲁尔的恶魔之魂撕扯碾碎。
在凄厉的哀嚎中,这个可悲的残暴家伙被海盗亲手献祭给了虚空意志.
它死了。
真正的死了。
再无任何复活的可能!
“我亲爱的末日霸主阁下,别为了忠诚的狗腿子的死亡感觉到遗憾,没有任何遗憾的必要,因为你,也马上要去陪它了。
去虚空地狱的路那么的难熬,多个人就是多了份幸福和温暖,你和它关系这么好,也不忍心看它独自上路吧?”
布莱克抽出头狼之锋,在肩膀上拍打了一下。
在他仰起头时,黑色猫头鹰战盔之下的双眼已是遍布血红的残暴兽性,在海盗身后浮现出自然与邪能交错的光,属于他的兽群在被召唤。
霜爪、大角、斯鸣的苍穹。
壬生若夢 小說
克林弗兰、达格洛普、格雷泽,还有四个若隐若现的魔古王魂铸就的复仇之灵。
黑白双剑欢呼着从平台阶梯两侧飛来,她们的劍刀上還沾染着凄惨的鲜血碎肉。一脸不情愿,但已经无路可退,再无选择的艾瑞达双子也在烈焰与暗影的缠绕中浮现出来。
兽群的力量在膨胀。
让这些响应召唤的家伙一个个都被赋予了只属于黑衣帝王荣光的强化,让布莱克拥有了一支可以撕碎一切的狼群。
园长驾到
但.
只是这样吗?
不不不,当然不止,
莫克纳萨老兽王莱欧洛克斯馈赠的狩猎奥义在这一瞬被布莱克释放出来,属于他的兽群在扩张,整个平台上的所有还在战斗的人都听到了来自荒野的呼唤。
“哈哈哈,你学会了,你终于学会了!”
全身浴血的雷克萨捂着手臂发出畅快的笑声,他拍着自己的战熊米莎毫无犹豫的响应了召唤,兽群再次扩大。
然后是塞拉月卫统帅的虚空守望者们,受难者奥图里斯麾下的伊利达雷瞎子们,最后是娜萨统帅的正统守望者们。
一头接一头的野兽在众人心中吼叫,兽性的力量如光环逸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野兽,那么为什么不能像野兽一样战斗呢?在残忍黑暗邪恶狡诈的兽王的带领下,化作疯狂的兽群撕斯碎眼前的一切。
“这么热闹啊,来,我来给你加个状态!
萨拉塔斯也跑来凑热闹。
属于上古尊者的力量挥洒开,憎恨、愤怒与狂暴的意志于心灵扎根,让那咆哮兽群更急不可耐的渴望鲜血。
“噗”
被完全吸引注意的卡扎克的后颈暴起血光,在月光隐匿中现身的月夜战神將自己的战载狠狠砍入这大恶魔的身体。
就像是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海盗仰起头,看向头顶那闪耀的月光。
他感觉到了一个熟悉的意志也融入兽群其中。
唔,这大概是高傲的玛维女士第一次主动在一个男人面前低头吧?